Feedback
  • 马里那斯·范德博教授

    (Teacher 荷兰莱顿大学)

    Summer school of Renmin University with choice courses and sound procedures provides golden opportunities for students to acquire new knowledge and approach the frontier of studies.

  • Anne Holopainen

    (Student 芬兰)

    The one on one volunteer service of Summer School is excellent. Through the communication and interaction with volunteers, I glimpsed and experienced life in RUC in a very real sense.

> Voices
What the students say? (2014ISS)

By ISS Students

Mor Burshtein:爱人大,爱北京
Mor Burshtein是一个26岁的以色列姑娘,这个暑假,她来到我校参加国际小学期项目,并选修了两门中文语言课程和一门社会学课程。她在以色列学习社会学、人类学以及中文专业,刚读完大学一年级,通过一年的中文学习,Mor可以用中文进行简单的读写和对话,她的中文发音也很不错。这不是她第一次来北京,她曾来北京旅行,而今年夏天来到人民大学是她第一次来中国修读国际小学期。
Mor修读的是中级中文课程,语言课程上老师会教授语法、基础的读写等,对她而言也有一定的难度。她说:“中文非常难,与希伯来语非常不同,所以对我来说有些难度。”尽管中文不易学会,但自从来北京旅行之后,Mor就爱上了中国,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说,中国人都很友好,文化也很有趣,一切都充满了陌生的乐趣。Mor认为,如果你能了解一个国家的语言,就能更好的了解这个国家以及它的历史甚至一切。这也是她选择学习中文的原因。不仅如此,她说,她很想成为一名会讲中文的导游。
初次来到人民大学,Mor也对人民大学印象深刻。她说:“人民大学和我的大学真的非常的不一样,比我的大学要大得多,住在校园里你可以找到需要的一切,食堂、商店,你需要的东西都可以在学校找到。在我的大学,学生们是不住在学校里的,而是在附近租住公寓。总之,这儿的一切都很方便。” Mor说,如果有机会,愿意再次来到人民大学参加国际小学期项目。
在人民大学修读的几门课程使Mor了解了更多中国的新鲜事,通过课堂展示也了解了中国的学生是如何思考的。由于课堂上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Mor有机会接触到不同国家的文化。Mor说:“尽管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有不同点,但毕竟大家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有着相似的思考方式,都希望拥有快乐的生活,因此很多想法都是相通的,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也并没有那么大的差异。”
在以色列读大学,Mor也需要积极参与课堂讨论和提问,阅读大量材料,Mor认为课堂参与十分重要,“我觉得老师询问你的想法或意见很重要,你不需要成为一个专家,你可以大胆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对大家来说,重要的是思考,而课堂参与正是鼓励大家去思考。”
来到北京,自然会游览各种有趣的地方,Mor就利用两次来京的机会先后去了长城、天坛、故宫,还去西安看了兵马俑。令Mor印象最深的不是某一个景点,而是走在北京的街上,看一看中国的风土人情和日常生活,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上次来北京,Mor迷了路,但这次因为可以进行简单的中文对话,迷路的事情没有再发生。令Mor感到惊讶的是,上次来北京感觉会说英文的人很少,而这次却发现多数人都会说英文,这也令她印象深刻。Mor在班上认识了一个中国朋友,他们一起游览了圆明园。七月份的课程结束后,她还打算去上海和大同看一看。
Mor说,在以色列,多数人都很外向、开放,而在中国,人们都显得很安静、内向。她希望更多的中国人可以去以色列游玩,那里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气候,还有美丽的景色和美味的食物。“我觉得以色列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值得去看一看。”Mor最后说。
(国际小学期记者孙畹婷供稿)
沈棣文:国际小学期重回祖国
沈棣文是一个来自秦皇岛的男生,现在就读于美国的麻省大学波士顿校区。这个暑假,他选择回国,来人民大学修读国际小学期课程。
他说,自己是通过学校海外学习部门了解到人民大学的国际小学期项目,麻省大学波士顿校区共有四位同学来参加。
沈棣文虽然是中国人,但也是以留学生的身份来到人民大学修读国际小学期课程。他说,国际学生很多,自己和他们也有不少交流。
沈棣文一共选修了两门课程,其中一门是社会与人口学院的教授开设的“中国人的婚姻与家庭”,沈棣文说:“这门课挺有意思,但也挺有难度。”他感觉,国内高校的教学方式与美国有所不同,“在这边的课堂上,回答问题要举手,在我们学校,课上人不多的话,感觉更随性一点,大家不必举手便可回答问题。”
而沈棣文选修的另一门课是“东亚的崛起”,由一位华盛顿大学的教师教授。这门课的留学生不太多,大约只有四五个。他说,“这门课主要讲东亚的经济崛起、发展的过程,授课教师准备特别充分,授课内容非常有用,我也挺感兴趣的。”
第一次到人民大学,沈棣文觉得“人民大学很好,学生水平高,学习成绩也棒”,他表示以后还愿意来修读人民大学的国际小学期课程。

(国际小学期记者孙畹婷供稿)

 

博奇:探索,就像维京人一样
■学生记者 励颖
博奇·麦兰(Borge Myran)来自挪威,是一名挪威科学与技术大学(NTNU)电子工程专业的研究生。挪威多山多雪的地理环境培养了他对爬山、滑雪的兴趣。像很多北欧人一样,他笑起来有些害羞与腼腆。自认为是维京人的后代,像维京人一样乐于旅行探险,除北京外,他还去过中国的杭州和台湾。
一次未知的旅程
对于一个地方的适应,最初来自于气候。博奇说,挪威与北京气候完全不同,挪威接近北极圈,虽然受暖流影响没有那么寒冷,相对于北京还是凉爽许多。夏天,挪威的白昼很长,晚上11点,当大部分中国人已经进入梦乡时,挪威人还在户外酒吧喝着酒聊天,迟迟不愿离去。
在来中国之前,博奇对于中国很不了解,对于人民大学,他更是陌生。偶然在学校看到人民大学国际小学期的宣传海报,他决定来体验一下。对他来说,来北京就像远古时期维京人的一次探险。他有着徐霞客“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的气魄,他认为,作为年轻人,勇于尝试,敢于面对未知,这才算拥有青春。
刚来人民大学时,作为一名理科生,博奇惊讶地发现,大部分课程都是文科类的。他选择了一门名称为“时间的形而上学”的哲学课,希望换一种方式进行思考。上课时,他总是大胆提问,勇于质疑,把课堂气氛调动得很活跃。他热情地和同学们比较讨论中国和挪威的哲学教育,得知《苏菲的世界》在中国也有名气之后,他很惊讶也很开心地说:“在挪威,学生们会接受基础的哲学教育,而《苏菲的世界》几乎是每个人都要接触的哲学书。”
博奇还选择了一门老子哲学思想相关课程。文化的差异使他很难理解老子深奥的学说,在同学为他解释道教并讲到孔子的儒家思想时,他好奇地问大家信奉道教还是儒教,获知在中国文化中道教和儒教并不对立后,他对这种宽容的态度非常欣赏。
有一次和同学吃饭时,电视上正放着一部很火的中国古装剧,同学问博奇对古装剧服装的看法,他幽默地说:“我很嫉妒他们,也想有一套这样的衣服。”
一次温馨的晚餐
博奇乐于助人,中国同学请他帮忙修改英文问卷,他爽快答应并且修改得十分认真。和中国同学共进晚餐时,博奇邀请了六位挪威同学,大家进行了热闹愉快的文化交流。
“我感到北京许多建筑规模都非常大,对于故宫,第一感觉就是大。”博奇笑着说。就餐时的灯光明媚柔和,环境有点嘈杂,但并没有破坏大家的兴致。挪威的同学点了几瓶酒,博奇说挪威人很爱喝酒,几乎每个挪威人都爱去酒吧,酒在他们的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他去过后海的酒吧,那里宁静温和的气氛使他感到非常享受。
一位挪威的女同学分享说,在中国,几乎每天都有让她感到新奇的事情。她第一次去人民大学操场时,看到很多师生一圈一圈地散步锻炼觉得很有趣。因为在挪威,人们不会选择在操场散步,会在风景好的地方边散步边欣赏风景。
另一位在北大学习中文的挪威女同学教朋友们用中文招呼服务员,还调皮地说,北京人的发音是“服务员儿”,儿化音说的十分地道,把大家都逗乐了。
短暂的相处增进了博奇和中国同学的相互了解。“我对挪威人产生了很好的印象,他们都很友善。不同的国家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这样的跨文化交流可以使我们更多地欣赏和学习对方的长处。”一位中国同学说。
徐雅琴:国际小学期让我耳目一新
2014年夏天,西藏民族学院学生徐雅琴第一次踏入中国人民大学校园。
2011年6月,教育部组建对口支援西藏民族学院团队。作为组长单位,我校启动了一系列对口支援工作,国际小学期是其中一个项目,自2013年暑假开始实施。经过学院选拔,徐雅琴以优秀成绩与同校其他8名学生参加了2014年国际小学期的学习。
  “第一节课我就被人民大学的国际化程度之高震惊了”
“第一节课老师让大家自我介绍,我们这才知道班上不仅有人民大学的同学,还有来自美国、法国、韩国等世界各地的留学生。当时我就被人民大学的国际化程度之高震惊了。”徐雅琴说,这是她第一次与这么多不同国家的同学一起上课,感觉大家都非常友好,也乐于交流。
我校国际小学期(暑期学校)于2009年创办,核心课程对全体在校学生免费开放,同时,面向全球招收国际学生,对国内高校学生实行开放注册。学校组织核心课程和语言培训课程,除汉语语言课程以外,采用全英文授课。今年国际小学期共开设124门课程,包括中国研究系列课程、学科通识与学科前沿类课程、中国文化普及课程和语言强化培训课程等四大系列,139名课程主讲教师中,有104人来自海外一流高校。
来到人民大学之前,徐雅琴听说国际小学期采用全英文授课,特意加强了英语学习。然而当真正置身于课堂时,她还是有一些压力,“人民大学的同学们很厉害,可以完全脱稿自如地用英文陈诉观点。他们的想法很新颖,表述也很有条理。我们在敬佩之余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这让我增添了学习的动力。”在和同学们的交流中,徐雅琴渐渐适应了全英文授课方式,在课堂小组讨论中也变得自信起来。
  “国际小学期的授课模式让我感到耳目一新”
徐雅琴在国际小学期选修的课程是《美国流行文化历史》(The History of American Popular Culture),由香港大学史黛西福特教授主讲。
 “老师准备课程十分用心,每节课安排得都很紧凑。老师还会根据每节课的内容选择相关的影视作品让我们欣赏,还请来一些嘉宾到课堂上与我们交流。”徐雅琴认为,生动鲜活的教学方式让她既能开心学习又收获颇丰。
在西藏民族学院,徐雅琴通常上的是大课,课堂小组讨论和展示活动相对较少。而参加国际小学期学习时,她感到了主动思考和自主学习的重要性。“老师每节课后都会发给我们很多阅读资料,也会布置阅读任务和读书笔记作业。这让我感觉到学习不仅仅是记住老师教授的知识,更是要通过自己的分析和应用领会其精髓,掌握思考和分析问题的方式。”
性格恬静的徐雅琴在课下与老师的直接交流并不多,但是她常常与老师用电子邮件交流想法。“每次我给老师发邮件,都会很快收到回复,而且回信内容非常详尽,用语很亲切,让我感觉很温馨。”徐雅琴说,有一次她接近深夜12点给老师发了一封邮件,很快就收到回复,她觉得深夜打扰老师很过意不去,但老师在回信中努力打消了她的顾虑。
在徐雅琴的印象中,课堂上的史黛西福特教授很有“母性的光辉和大师的风采”,“最让我受到触动的是老师开放谦虚的治学态度。她很乐于听学生的观点,并且总是以一种相互学习的态度与我们交流,这种态度让她能与学生更自由地交换观点也使她更有魅力。”
 “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美国流行文化历史》课程的期末考试是以论文分析一种文化作品。因为有了课后用英文写读书笔记的基础,徐雅琴对于完成期末论文并不感到困难。她的论文以著名音乐家谭盾创作的交响乐诗《女书》为题材,分析中西文化的融合、中国的女权运动。
 “在学习美国流行文化历史后,深切感受到我们在学习外国优秀文化的同时,更应继承和发扬中国上下五千年的优秀文化,因此我选择了中国传统的文化作品题材。”最让徐雅琴高兴的是期末论文获得了A+的好成绩,“老师在论文反馈中说,她回香港后将深入地去了解谭盾的音乐和女书,并向我要了论文原件。这是对我学习成果的最大肯定,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如果没有来人民大学,我不会知道优秀的大学究竟好在哪里。我想很多同学都跟我一样在参加国际小学期后充满了动力。”徐雅琴说,回到西藏民族学院后她会向师弟师妹分享自己的经历,鼓励他们参与国际小学期的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