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back
  • 马里那斯·范德博教授

    (Teacher 荷兰莱顿大学)

    Summer school of Renmin University with choice courses and sound procedures provides golden opportunities for students to acquire new knowledge and approach the frontier of studies.

  • Anne Holopainen

    (Student 芬兰)

    The one on one volunteer service of Summer School is excellent. Through the communication and interaction with volunteers, I glimpsed and experienced life in RUC in a very real sense.

> Voices
What the teachers say? (2012ISS)

By ISS Teachers

 

成中英教授:人大暑期学校每年都在进步
 

 美国夏威夷大学成中英教授

 

成中英先生,哈佛大学哲学博士,世界著名哲学家与易学家。现为美国夏威夷大学终身哲学教授,耶鲁大学、纽约市立大学皇后学院、柏林大学、牛津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等国内外知名大学荣誉教授、客座教授。成氏寻中国哲学之源头,重视中国哲学的世界化与应用化,创发易经哲学的中国管理智慧,开中西管理哲学之先河。成氏研究与主讲易学哲学四十年。促进西方易学之蓬勃发展,影响深远。中英文著述书籍26种、论文300篇。

成教授已经连续三年被人民大学邀请来暑期学校开课,所开课程为《当代伦理学与当代管理哲学:分析与建构》。课程主旨是探讨现代与当代企业管理、机构治理、团体与群体的创新力、发展力、领导力的道德及伦理基础根源。课程囊括管理理论、管理哲学、伦理理论和伦理哲学,强调以伦理为基础的管理之重要性。“现代社会是商业社会,学生将来要踏入这个社会。这门课一个目标就是从以伦理为基础的管理角度,为学生认识公司企业、政府机构等社会组织提供一种解读。”

在课堂上,成教授将全班30名学生分成5组,采用分组讨论、PowerPoint集体展示等方式鼓励学生积极主动发言,活跃气氛。“老师十分重视课程,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备课,自然也希望学生能有所收获。国内学生应该更加主动地参与到课程中来,应该多问问题,多发言。目前一些国内学生可能受英语能力等方面的限制,不太愿意发言。我就鼓励他们多提问题,自动自发地发言,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现在课堂参与度比刚开始好了。”在谈到学生参与度问题时,成教授如是说。

他认为校方请海外老师来给国内学生上课很有价值。暑期学校还把海外学生吸引过来,促进了国内外学生之间的交流。另外,人大暑期学校的制度也很好,每年都在进步,比如今年为每位任课老师配备一名助教就对教学工作提供了不小的帮助。在肯定了学校的工作之后,成教授提出了中肯的建议:“我的课程主讲伦理问题,比较深刻,更适合高年级学生学习,比如大三、大四和研究生。但现在选课更多是低年级的学生,他们的语言基础和知识储备可能还达不到这门课的要求。一些学生的水平跟不上进度。如果学校能对课程进行分层分类,就更有针对性,教学效果应该会更好。”

(暑期学校记者 聂飞)

 

 

金灿荣教授:希望让更多的学生了解中美关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金灿荣教授 

 

金灿荣,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本科毕业,中国社会科学院硕士毕业,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毕业,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外交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兼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特约研究员、中国和平与发展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改革开放论坛常务理事、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理事、上海未来亚洲学会常务理事、研究员。

金灿荣教授的主要学术研究领域是美国政治制度与政治文化、美国外交、中美关系及大国关系、中国对外政策。已有多本专著,并论文和评论数百篇。

这次暑期小学期金老师所开设的课程为《中美关系的历史与现实》。用金教授的话说“这个课程的目在于回顾中美关系的发展历史,分析两国关系的现状。讨论不仅围绕中美关系的政治和经济因素展开,而且还将试图发掘影响两国关系的历史,国内和国际因素。”这个课脱胎于人民大学研究生院的同名课程,主要教授对象为外国研究生。这次暑期学校,金教授将这门在日常教学中具有良好口碑的课程加以改良,针对申请学生的状况,替换掉一些过于专业的词汇。希望用通俗的语言为参加暑期学校的外国学生介绍中美关系。

 本次为金灿荣教授第二次参加暑期学校的教学活动。金教授十分喜欢暑期学校的教学工作。此次课程中,金教授向学生全景式的展现了中美关系的发展脉络。从中美关系的开始一直讲到了新时期的中美外交。其中又具体分为了清朝末期,民国时期、抗日时期、毛泽东时代,后冷战时期等。在讲述大量的史实外,金教授还为学生们展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政策背后的深层原因解读。在谈到课堂教学时,金教授说“正是因为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及课时的限制,因此每堂课的课堂容量十分的大,这就需要同学们多阅读推荐的书目和材料,丰富背景知识,才能更好的理解课程。”

作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金教授十分欣赏暑期学校的国际性,他认为这样一个具有国际视野的暑期学校是一所综合大学重要的组成部分,希望更多的外国教授和学生参与到人大的暑期学校中来。

(暑期学校特约记者 张一昂)

 

 

奥利弗博伊德 •巴雷特:学生的勤奋和助教的帮助让我惊喜

美国俄亥俄州鲍林格林州立大学Oliver Boyd-Barrett(奥利弗博伊德 •巴雷特)教授

Oliver Boyd-Barrett(奥利弗博伊德 •巴雷特)教授现任美国俄亥俄州鲍林格林州立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2005—2008年出任该院院长。1978年在英国开放大学(Open University)获得博士学位,并相继任教于美国加州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英国莱切斯特大学(Leicester University)、开放大学(Open University)及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2007—2009年担任国际传播学学会(ICA)全球传播与社会变化组主席, 2005—2007年担任国际传播学学会跨文化传播组副主席。其研究兴趣包含国际传播、国际媒体和教育媒体等,撰写或编辑20本著作,发表学术论文120余篇。

在人民大学暑期学校任教期间,Oliver Boyd-Barrett教授开设的课程是《新闻通讯社的回顾与展望》(News Agencies for Print, Television and Online Media: Retrospective and Prospective)。在Oliver Boyd-Barrett教授看来,中国学生应该对通讯社的发展比较感兴趣,尤其在中国政府努力提升海外形象,建设“软实力”和“软外交”之时,媒体的力量更为重要,而通讯社的发展也与这个话题紧密相连。他希望学生在课堂中能对他所说的“国际新闻系统”(the international news system)有所了解。

在Oliver Boyd-Barrett教授原定的计划中,今年7月初将第一次来到了人民大学参加新闻学院与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联合主办的国际论坛,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契机,在人大新闻学院教师的邀请,他很高兴担任人民大学暑期学校的授课老师,与中国学生进行交流。

说到人大留给他的最深印象,Oliver Boyd-Barrett教授主要谈到了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中国的学生,另一方面则是他的助教——我校新闻学院博士生王丹娜。“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学生的聪明、勤奋以及良好的英语读写能力带给我的惊喜。” Oliver Boyd-Barrett教授这样评价暑期学校的学生,“我在人民大学遇到的学生比我在美国学生,普遍而言,更加专心于学习。”

而说起助教,Oliver Boyd-Barrett教授更是毫不吝啬地给予了赞扬。“在我到达中国之前,我的助教就通过邮件向我介绍了自己。” Oliver Boyd-Barrett教授认为暑期学校的助教制度给他带来了很多的方便,而更让Oliver Boyd-Barrett教授高兴的是,自己的助教王丹娜有着丰富的在中国几家大型新闻媒体、通讯社实习的经历,这让他从助教身上知道了许多中国媒体的实用信息。

Oliver Boyd-Barrett教授对于校园的安宁和设备也非常满意,尤其满意的是校园和周边有众多的咖啡厅和餐厅,那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最后Oliver Boyd-Barrett教授建议暑期学校如果能在开课前向教师提供更多关于课堂大小、学生背景、教学设备、评估方式等方面的信息对老师教学将会非常有帮助。

                                      (暑期学校特约记者 杨凌星)

 

 

我时刻能感觉到这所学校为进步而不断做出的努力——Stanley Rosen教授访记

美国南加州大学政治系斯坦利•罗森(Stanley Rosen)教授

斯坦利•罗森(Stanley Rosen),中文名骆思典,是一个在纽约长大的犹太人,现为美国南加州大学政治系教授及东亚研究中心的主任。他是第一次来人民大学的暑期学校担任授课老师,开设课程为《以好莱坞电影来解读美国政治和社会》。

与教授的见面约在了晚上九点,这个时间他刚刚结束与朋友聚会回到学校。早在04年罗森老师接受《冰点》记者采访时,《冰点》的记者毫不客气的说,自己对这位大师的第一印象是“简直就是一个糟老头啊” 。记者将信将疑,但一进入汇贤楼大厅,见到了他本人就完全理解《冰点》记者所言非虚。坐在沙发上的他头发颇长且有些蓬乱,穿着极为简单的文化衫和运动短裤,一双旅游鞋和运动背包也都是最普通的样式,好像是刚刚远足归来的样子,但一双灵活睿智的眼睛却炯炯有神。

记者是和罗森教授进行的电话预约,在通话期间,他全程说着十分流利的汉语,如果不是偶尔的鼻音,根本想象不到电话那边说话的居然是位地道的美国人。他的助教更是告诉记者,他能用流利的汉语在潘家园跟人砍价唠嗑,他知道怎么乘公交地铁在北京大街小巷转悠,可谓是地地道道的“中国通”。

罗恩教授说早在1971—1976年间,他便来到过中国香港地区。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他第一次随旅行团来到大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他的足迹已遍布了广州,杭州,北京,天津,西安等中国的大中城市和地区。

和这样的一位 “中国通”对起话来,确实要花费不少脑力。每当向教授抛出一个问题,他便微笑着,用发亮的眼睛盯着提问者,然后发出一连串的反问。譬如罗森教授在暑期学校的课程时以电影是中心的,所以不可避免的要谈论到电影。当谈到中美电影的差异时候,他认为中国的电影在对外宣传方面仍有可进步之处。正当记者准备问该如何改进,从哪些方面改进时,他却先行发问了:你对此的观点是什么,你认为问题出现在哪里,你有什么改进的建议。原本是希望从他的回答里得到答案,结果记者倒被老老实实询问了一番。这就是他的教学模式:鼓励独立思考和个人观点。因而他很重视自由讨论这种学习方式,在自己的课程中也大量使用了这种方式,同时也很注重与学生的课下交流。在其《从好莱坞电影看美国政治与社会》的暑期课程中,他说自己会在课堂上让学生们看电影,然后小组自由讨论,再告诉老师他们都想到了些什么。他很少告诉学生结论,只告诉大家“Just jump the term and speak out your point view bravely”。

罗森教授觉得在人大遇到的中国同事们和学生们都很nice,这令他很舒服,但这也使他有一些小小的遗憾,他觉得中国学生在讨论和发言过程中也显得过于“温和”了,跟一些外国学生在课堂上相比,他们显得不够活跃。罗森教授认为,参与本身就是一种提高和锻炼,只要参与到其中并大胆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就是进步,所以他很鼓励中国学生在外国教授面前能够更为积极主动的表现自己。

最后罗森教授回忆其第一次与人大的结缘是在1994年,那时他在旅行中碰巧在人大留学生楼借宿。“当年,提起人大第一感觉就是左派的根据地。94年第一次来这里的时,我想去图书馆看一看,但是没有成功,他们把我拦在门口了。”但在2011年的暑期,当以暑期学校老师的身份再次来到人大的时候,他感慨人大的变化之大。不仅仅因为这里建起了大楼,染绿了草坪,更重要的是人民大学以一种更加进步和开放的态度在积极的成长。例如人民大学暑期学校本身就展现出了这种开放的态度,人民大学正在努力以更开放的思想,更友善的态度和更强大的学术能力证明自己的实力。

罗森教授对来到学校后的一切感到很满意,他说学校为他配置了研究生助教,安排了住宿和餐饮,允许享受一切人大师生的权利,这些使得他在教学生活工作各个方面都少了许多不便,对此他觉得很贴心。“我时刻能感觉到这所学校为进步而不断做出的努力,它在努力变得更好,这是最重要的。”

(暑期学校特约记者 程丁杰)